賭博知識增加獲利的概率

Posted on

賭博知識增加獲利的概率

概率論產生已經三百餘年,有人依然拿賭博問題毫無辦法面對境外賭場的圍攻束手無策。說明人類認識的慣性是巨大的。在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賭場裡的賭盲卻並不見少。尤其是國人,他們是賭場裡的冤大頭,對賠率值高或簡單的賭博感興趣,而不知道賭博的收益率究竟為何物。

有人就算完全知道了二十一點的基本策略,也不算牌,他們不明白算牌和基本策略同等重要,贏賭場二者缺一不可。在賭場會經遇到一位來自上海的賭客玩二十一點。正常情況下賭場卡牌時會剩一多半的牌,而當時賭場只切一半的牌給他打。據我觀察,他的策略水準已經很接近基本策略,幾乎就是標準的基本策略,也懂得贏要衝輸要縮的道理,贏了就下200輸了就下最小賭注20美元,不過不算牌。

我很好奇地問他:「賭場只切一半的牌給你打,看來賭場很怕你?」
他似乎對有關切牌的問題搞不太懂,倒是對他和賭場之間誰怕誰的問題很感興趣:「賭場怕我?不是呢,是我怕賭場,我在這個賭場已經輸了四十多萬美元了!」
我很驚訝:「你已經知道二十一點的標準賭法,為什麼卻不算牌呢?」
算牌?!那玩意有用嗎?」
「有用,太有用了!有了它就該賭場怕你了。」《打敗莊家》一書,把賭場嚇了一跳,因為他有當時極為稀罕的IBM 704 計算機(學校的),可以搞出一大推統計數據。從此大家一窩蜂地仿效,展開了各家算牌武功的比拼。

壹灣出生後移民美國的張約尼,是麻省理工學院電機系畢業的高材生,不過讓他聞名全球的成就卻是在賭桌上,他正是被全球賭場列為頭號黑名單的「21點教父」。

科學理性的賭識,具備讓人知賭懂賭,請賭王「下崗」(失業),徹底打敗賭王的實力,但它的出現遇到了來自懼賭的賭盲的阻撓。這種懼賭的賭盲是普遍特有的現象,由於他們的存在,賭客接觸不到有關賭博的任何資訊,賭王們為此歡呼雀躍,紛紛修建賭場迎接賭客,愉快地用數學賺愚昧者的錢。

王蒙先生2004年4月在「科學、人文、未來論壇」上的講演中說:「(中國)除王小波外,少有文學家受過自然科學、數學與邏輯學的良好教育,甚至,我以為,大多數作家和我差不多,基本上是科盲。這是中國文人常常激憤、失落、大言與現實脫節的原因之一,哪怕是最不重要的原因之一。」

因此,「賭博教材」自然無論如何也理解不了把賭場寫明白寫清楚,讓人們知賭懂賭,從而戰勝賭場這個「寫垮賭場」的邏輯,以為只有教人贏垮賭場(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就算出現了比概率論更先進的理論,或者人類進化到現在的特異功能成為人的基本能力,那時候的賭場也不一定會傻傻地等著人們來贏錢)這唯一的邏輯,該用腦袋的時候卻只用了一張嘴,一見到「賭博」兩個字就驚呼:「賭博教材!」卻壓根兒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什麼是賭博,腦子裹只有點模模糊糊的賭博是醜惡現象的印象,沒有健全的邏輯思維能力。

世上賺什麼錢最容易?賺愚昧的錢當屬其中之一。地下六合彩在大陸攻縣掠鎮,國際賭場紛紛把目標對準已經富起來的大陸賭盲。在莊家和境外賭場的雙重進攻之下,解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要不要也開放自己的賭博業,而在於要真正解放思想,以科學和理性面對莊家和賭場。只有破除僵化愚昧的思想,認清賭博背後的愚昧本質,以知識的力量來痛擊無知,治理賭博才有成功的可能。

賭場和莊家有意和無意、自覺和不自覺地,利用了賭博知識所揭示的客觀科學規律,盡情享受著科學帶來的種種好處。而賭博者以悖離賭博規律的傳統思維參與賭博,默默承受著愚昧帶來的無盡痛苦。

知識就是力量。賭識是關於賭博的知識,具有客觀性和傳播性,當賭博知識系統化、明確化之後,就可以為絕大多數人掌握和知曉。故賭博知識化是盈利性賭博的刺星,將營造出個鄙視賭盲的社會環境,就算是一個最道地的賭盲,也能被薰陶為一個具有賭博知識的人,從而結束賭場裡這場愚昧挑戰科學的鬧劇。

新會員贈500試玩金及讀卡機 ← 立即申請

 

留言版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